【活動】2010年4月7日「卡債受害人自救會」成立

【公告】本部落格僅轉貼相關文章,不提供任何問題回覆,諮詢提問請至 法扶會自救會

【訂閱】訂閱〔當我們同債一起〕

目前日期文章:200603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卡債協商機制不斷開大門,「奧客(惡客)」大玩協商機制。一家外商銀行總經理直言,現在「道德風險」非常嚴重。很多持卡人還跟銀行嗆聲:「如果不依,就要向金管會投訴…。」

為了不要還錢,卡債族想盡各種方法。最近「中低收入戶證明」滿天飛,有百萬存款的卡友也拿得到證明;由立委代轉到銀行的人民陳情書制式化的一模一樣,多用電腦打字,銀行感覺背後有團體在運作;一家人集中刷爆一張卡,以便達到協商門檻;甚至校長、醫生也要進入協商機制。

一位外商銀行總經理搖頭說,不少卡友過去「幾年」繳款都很正常,就在最近兩個月,開始賴帳不還錢。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也說,許多過去正常付貸款的人,現在已經在延遲還款,或故意不付錢要求協商。

第一線與卡債族協商的銀行員更逐漸抓狂,因為越來越多的個案叫人無法接受,一位銀行員說,接觸越多,越難相信人性本善。


銀行員到底碰到什麼樣的「離譜」現象?


「中低收入戶證明」滿天飛

針對「失能、重大疾病、中低收入戶或特別際遇家庭」,銀行公會的債務協商機制提供最優惠還款方案,即零利率,分一百二十期還款。

銀行業者指出,各縣市「中低收入戶」證明似乎都不難申請到,現在進入協商機制的個案,很多人都是「中低收入戶」。

一位銀行員說,有個卡債族拿著低收入戶證明來,銀行查出他在台北市擁有房地產,價值兩百多萬元,遠超過他的卡債金額,但當事人一定要申請零利率還款。

銀行說,正常情況不可能同意,但現在是「非常時期」,金管會要求提高成功的協商機率,銀行只好接受。

還有一位債務人欠銀行四十萬元,拿出證明說自己是低收入戶,最大債權銀行同意他還款條件後,其他債權銀行才發現,這名低收入戶在別家銀行竟有一百萬元存款。


電腦打字的「人民陳情書」很多

有銀行反映,最近收到不少來自主管機關或立委轉過來的「人民陳情書」,這些人民陳情書的內容千篇一律,都是當事人「不願意還錢」。銀行還發現,這些人民請願書已經制式化,不但都是電腦打字,內容更像極法院公文書。

銀行業者回頭一查,發現這些寄信的債務人,很多都還沒有進入債務逾放階段,甚至有能力還清所有債務,但藉卡債問題擴大,進來蹚渾水,聲稱自己沒能力還錢;還有消費者目前最低應還款是每月上萬元,但也寫信給銀行說要降低成每月一千元,銀行若不答應,他就不還了。


一家人卡債 灌到一人身上

債務協商機制只提供給欠債嚴重的人用,於是一家人把債務灌在一個人身上,一方面可以進入協商,適用較佳的還款方案,一方面讓其他人免除債務。

銀行業者說,有一對夫妻,兩個人加起來月入十多萬元,但夫妻倆用正、附卡一同消費,所有債務都算在「一戶」內。

後來,夫妻決定只用太太名義來申請,因為太太的所得較低,不但合乎銀行公會「負債比」要求,還可以適用低利率還債。銀行說,這樣等於「有一個人不用還錢」。


校長、醫生、老師都要求協商

先前業界已傳出,有學校校長刷卡投資欠債數百萬元,變成卡奴,有銀行透露:「現在連醫生都跑出來當卡奴。」一位銀行員說,某醫生玩股票,欠卡債加信貸超過五百萬元,這位醫生有很多筆房地產,不肯賣房子還債,反而跑來大剌剌協商。銀行員生氣地說:「他的薪水比我還高耶。」

某位老師欠下二百五十萬無擔保貸款,向銀行申請協商。他開出的協商條件是零利率、每月只還五千元。銀行一算,那不就要四十多年才還得完?

銀行進一步調出其聯徵中心資料發現,該持卡人名下有兩棟房子、每月有近四萬元房貸。但這種人卻以「卡奴」之姿向銀行要求二百多萬元的無擔保貸款零利率、分四十年攤還,讓銀行第一線的協商人員為之氣結。


卡債族蓄意脫產

某位在公家機關工作的持卡人,名下也有一棟房子,欠了銀行三百多萬無擔保貸款。她向銀行申請債務協商,不但要求零利率、分十年償還,而且還要求本金打折,只願意還一百多萬本金。

銀行說,該持卡人名下有房子,銀行希望她出售房子後,可以先還一部分本金,剩下的本金再協議分期攤還。但該持卡人不同意,堅持本金要打折,「不然她就要等破產法…」

後來銀行調查更發現,該持卡人的房子除了第一順位房貸外,還設定二胎,債權人是持卡人的弟弟。換言之,即使賣了房子,扣除銀行房貸款後,餘款都將優先分配給該持卡人的弟弟,無擔保債權銀行根本分不到錢。

銀行業者還指出,一些警察刷卡欠錢過多,還沒進入銀行協商機制,遭銀行催討,員警直截了當說:「現在都搞成這樣,我不還錢,你們銀行敢怎樣?扣我薪水啊。」銀行員當場傻眼,不知要怎麼接下去。

有位持卡人欠了銀行一百多萬卡債,申請協商。銀行看他月收入近三萬元,開出的協商還款條件是每月應付一萬五千元,並同意降利率。但持卡人竟說,他每月只能還一萬元,因為他還有五千元車貸,他開的是休旅車。銀行協商人員當場傻眼,「卡債族開的車比我還好」。

協商機制本來只能接受「九十四年十二月十五日之前」的逾期債務個案,但現在進入協商平台的,至少有「三分之一」案件在去年十二月十五日時,都還是所謂的繳款「正常戶」。銀行業者說:「大家都在看,金管會又在『釘』協商成功機率,我們敢不接受嗎?」


【2006.03.31/聯合報/記者孫中英、吳雯雯/專題報導】
http://city.udn.com/52665/1623964?tpno=1&cate_no=57812




當我們同債一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所謂「卡債多非必要支出」,買菜、學費、補習費、看病,哪樣可刷卡?

卡債問題的千頭萬緒,非三言兩語可盡。最可悲的是,擁有資源與權力的一方,尤其是公部門,持續透過偏頗的統計數據,惡意的建構出卡奴是一群不負責任並且過度消費的不善之人。

當我們同債一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卡債問題引發的社會風暴,金管會、法務部、中央銀行甚至連司法院最近都動了起來。對照幾年來民間團體一再疾呼循環利息過高、不當催收,以及銀行巧取利益等問題,我們的政府單位,還真是慢郎中。 

如果大家還有印象的話,報紙曾報導台北地院針對信用卡訴訟案件,認為違約金過高不合理,因此減為象徵性的一元,並在判決中指明金管會銀行局「怠忽法律所課予的職責」,應由立法院、監察院基於權力分立制衡的法理,依法處理。如今,這上百個案件判決後,已將近兩年了,不知銀行局做了什麼?

當我們同債一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